热门搜索: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
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: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

众所周知,天下霸唱的代表作《鬼吹灯》曾风靡华语世界,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...

刘心武:《续红楼梦》不为个人价值

很长时间以来,刘心武与《红楼梦》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,他并不抗拒“红学家”的头...

十分钟一开的彩票:中国文学要带着“本土文学特质”飞扬海外

作者:钱好  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07日  来源:文汇报   
  今年以来,中国文学频频在海外掀起“热浪”:金庸小说 《射雕英雄传》英译本在英国畅销,连连加??;周浩晖的悬疑小说《暗黑者》以11万美元的预付版税,创中国小说海外交易纪录;鲁羊的先锋小说 《银色老虎》被知名英文文艺期刊刊登……当代的中国文学正以前所未有的多元面貌,呈现在世界面前。
  与此同时,不少人注意到,在 “出海”的中国文学作品中,一些译文仅以保留故事情节为主,在行文、遣词方面进行了诸多“本土化”的改写?;谎灾?,中国文学中的“文学”特质,成了许多作品在翻译中流失的部分。有专家呼吁,中国文学的审美也是文化输出的重要组成部分,应当在海外传播时更多保留其艺术性,让中国文学之美在异域生根、开花、结果。
  许多中国文学到了海外只见“中国”不见“文学”,背离了文学作品的根本价值不久前,一位作家在座谈活动中,谈及自己作品在外译时遇到的问题:他认为段落是有文体特征的,但英文版从 “读者立场”考虑,重新切分了段落;他写当下的时间,从头到尾都用同一个词,以此强化特定的文字风格,但英文版为了避免重复而改成了不同的词……近年来,在中国文学作品的 “出海”过程中,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。甚至有不少作品到了国外只剩下 “中国”,不见了 “文学”。
  译者和出版方所谓的 “读者立场”,很大程度上还是基于这样的一种市场判断:外国读者阅读中国文学,主要目的是借此了解中国。所以在一些人眼中,翻译中国文学,故事情节是核心, “猎奇”内容是加分项,而文体、表达等文学特质不仅 “无足轻重”,甚至可能会影响当地读者的流畅阅读。早些年汉学家葛浩文对莫言小说 “连译带改”的译法,更似乎给出了一种经市场验证有效的成功模板,被视为中国文学向世界传播的范式。
  海外读者真的不关心中国作品中的文学特质吗?今年6月,中国作家鲁羊的小说《银色老虎》登上了某知名英文文艺期刊。随文配发的作家专访专门对作品的艺术性进行了深入探讨,包括叙述视角的切换、意象的象征意义等细节,引起了许多读者的兴趣。
  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、翻译家许钧认为,跨国的文学交流当然有增进认知的功能,但更重要的是审美期待的互换。剥离了文学性,实际上就等于背离了文学作品的根本价值。中国文学走出去,应当让海外读者在了解中国社会的同时,也学会欣赏中国文学的审美。
  随着中国文化持续走出去,世界对中国文学的兴趣必将逐步聚焦于文学本身在不少专家看来,中国文学在译出时出现的 “文学性”大量折损,其实是由文化传播的规律决定的。当前我国的文化输出仍处于初期阶段,随着中国文化不断地走出去,海外读者必然会对中国文学作品的艺术忠实度有越来越高的追求。
  译林出版社资深编辑王理行认为,任何文学的向外译介,都会经历一个越来越忠实于原作的发展过程。当年林纾翻译外国文学作品时,中国读者对于国外文化和文学的了解都极为有限,林纾必须考虑读者接受的问题,以文言文写就的译作与原作自然有较大的距离。但是随着外国文学文化在中国的传播普及,林纾当年的译文已经不能满足当代读者的需要。
  在读者对翻译忠实度越来越高的要求下,汉译外国文学在情节、结构、语言风格等方面也呈现得越来越 “原汁原味”。中国文学的外译也是同样。到目前为止,中国文学面对的许多海外读者,依然处于对中国文学和文化不太了解的阶段,因此一些迎合当地阅读喜好的“改编版”译本颇有市场。但随着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,世界各地的读者对中国文学的兴趣必将逐步聚焦于中国文学本身。
  事实上,这种改变已经初现端倪?;Ψ洞笱Хㄓ锵到淌谠阋辉啻吻准ü胝咴谔致垡徊恐泄难ё髌返囊敕ㄊ?,为了一句话、一个词而反复斟酌,力求精确。另一个典型的案例是葛浩文,近年来,他的翻译越来越忠实于原文。据许钧透露,为了准确地译好《推拿》,葛浩文向作者毕飞宇提了数百个问题。
  应积极引导海外读者欣赏中国文学的审美,而不是一味迎合市场中国文学应该如何更好地带着文学特质“走出去”?中国文化影响力的增强,固然提供了大环境上的推动力,与此同时,专家提出,相关方面也应当积极倡导中国的“文学美”扬帆出海。
  中国作家协会已经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,其中连续多年举办的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,为莫言、余华、贾平凹等众多中国作家与海外各国的汉学家、翻译家、出版人提供了面对面对话交流的平台,也增进了他们对于中国文学作品的理解,推动了中国文学审美的译出。
  另一方面,中国的作家、出版界,也应当积极推动“文学性”的输出。许钧坦言,文学性的内容的确较难翻译,需要译者调用多种语言手段,在译入语中实现同等的文学效果。但他强调:“随着交流的增多,翻译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大的。一定要相信读者的能力。”他以名目繁多的法国面包为例:曾经很难被译成中文,但随着法国连锁超市、西点屋在中国普及,如今所有奶酪、面包的翻译都不需要加注,读者都能够轻松理解。今天的文学翻译,同样应当少一些“读者能不能读懂”的顾虑。
相关文章
  • 石家庄:山水实景演出《遇见·鹿泉》惊艳亮相 2019-05-23
  • 过半美国人希望“特普”会面 以期改善美俄关系 2019-05-23
  • 钱江潮评 让高质量发展插上人才的翅膀 2019-05-09
  • 回复@大雨582:你看咱帖子所涉及的知识面、逻辑、心态等,不是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人可能有的么? 2019-05-08
  • 美国道琼斯指数从6000点回升,小跌大涨最高攀上26000点上方,让国家养老金、机构、国民都走向小康,国富民强有什么不好?中国呢?跟跌不跟涨,还在3000多点龟 2019-05-08
  • 融资结构巨变 “大牛市”将再次上演? 2019-05-07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5-06
  • 解读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再审之因 2019-05-06
  • 大妈下台阶摔伤致残 银行被判承担15%责任 2019-05-05
  • 恩施州“文化人才”建设专题培训班在杭州城研中心成功举办 2019-05-05
  • 拒收难民的国家,是野蛮国家 2019-05-02
  • 【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③】清华大学王亚华:“乡村振兴”是总书记掷地有声的承诺 2019-04-26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人民军队的制胜之本力量之源 2019-04-26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河北协调联络组:抓好交办问题整改落实 2019-04-26
  • 古镇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18
  • 741| 831| 99| 697| 639| 347| 406| 111| 952| 974|